昨天助理告訴我,在她的例行性川崎症電話追蹤理,一個二十二歲的患有巨大冠狀動脈瘤的川崎症大朋友在六月初和朋友去打保齡球時不幸猝死,送到醫院急救,已經回天乏術。電話那頭傳來媽媽的啜泣聲......

這個病人的意外猝死,除了突然之外;更讓我震驚的是,他的病程和我們醫院第四個死亡的川崎症孩子一樣:他們平常雖然超音波上都有規律的追蹤,也都已經知道有巨大冠狀動脈瘤的後遺症;藥物也都有規則使用; 為什麼打一場看似不起眼的籃球和保齡球,便奪去了他們寶貴的生命?

m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